当前位置:上海趣朝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生活恋爱分手我依然想做他的知己
恋爱分手我依然想做他的知己
2022-09-14

每个人恋爱总会碰到分手的事情,当恋人发现两人之间不和时自然而然就会想到分手,但现在小编讲述一个因无奈分手后依旧想做他的知己。

清芜有一双明净美丽的眸子,笑容清新甜美。沐浴在晨光中的她,宛如一朵带露开放的百合,恬静而美好。对于清芜这样的女孩子来说,爱情有着诗一样的灵韵、画一般的光色,如同凌空开放的奇葩,不曾为物欲所扰。只是,开也匆匆,谢也匆匆,唯留香迹余味,不过是又一段昨日,终成追忆……

在钱塘茶人,清芜缓缓地讲起了她的初恋——

爱在湖光山色里

我家在徐州附近的一个安静美丽的小镇上,那里山清水秀,群山蜿蜒秀丽、天凤湖澄澈浩淼。小镇被一片湖光山色洗练得干净明洁,清新通透。

我就出生在这里,生于斯长于斯。人们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或许是因为环境的熏染,小镇自来民风淳朴。我在小镇长大,也在小镇编织着关于爱情的梦想,在这里,我邂逅了我最初的爱情。

父亲早年就开始做生意,与人多有往来,常常有人到我家去与父亲商议事情,浩然就是其中之一。

浩然长我十岁,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也住在镇上。因为要找父亲,所以他经常到我家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父亲不在家的时候,他来得也勤了,我渐渐与他熟悉起来,进而无话不谈。他的稳健与宽厚开始让我怦然心动,而他看我的眼神时而会闪出一逝即过的火花,朦胧的情愫已经在我心底滋长。

浩然对我的关心照顾开始多了起来,渐渐地如同娇宠孩子一般。他会抚着我的头,宠溺地叫我傻孩子,会心疼地看我吃东西,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都流露出他对我浓浓的爱意。我知道,这个男子是真心疼惜我的。

浩然不仅待我极好,对于我的家人也很照顾。二叔因为嫉妒我家的条件,一直以来都与我家有嫌隙。那一天父亲正在家中午休,二叔拿着工具赶到我家,说是要把我家的房子拆了,浩然知道后,急忙赶去,在路上将二叔拦住,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否则,不仅我家的房子有危险,我父亲也有可能遭遇不测,可以说是浩然救了我父亲。

我和浩然恋爱了,他的稳健宽厚让我放心、让我依赖,他对我的照顾更让从未品尝过爱情滋味的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晨风中,我们相携登山,一览山顶风光;夕阳下,我们漫步湖畔,共赏湖水潋滟。一片湖光山色中,我们尽情相爱,在吕梁山、天凤湖或秀丽或旖旎的风光中,处处留下了我们相爱的足迹。还记得浩然第一次牵起我的手的时候,我全身酥麻,双颊灼如火烧,那种感觉惊心动魄、刻骨铭心,让我觉得一时牵手便意味着相伴一生。

吻在和风细雨时

浩然总喜欢把我的手捧在双手间,他的手掌宽厚温暖,让我很安心。他也会取笑我,说我的手小,既而又狡黠地说:“我就喜欢你的小手,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过一辈子。”

我也喜欢浩然牵我手的感觉,相处了很长时间,我们没有过拥抱,只是静静地牵手散步,这样纯纯甜甜的感觉也能让我感到莫大的欢喜。从交往到分开,我们仅仅有过三次亲吻。

第一次是在一个下午,我和浩然相约登山,上山的时候还是阳光明媚,下山时却下起了毛毛细雨,浩然心疼地抚着我被雨水打湿的鬓发,带着我进了山上小亭避雨。“芜儿,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找把伞来。”浩然说完就转身往山下走去,看着他在雨雾中渐渐模糊,一丝感动油然从心头升起。

不一会儿,浩然拿着一把伞回来了,他怕我挨淋,竟跑到山下买了把伞,又爬了上来。和风细雨中,我们同打一把伞拾阶而下,浩然不自觉地拥住了我,轻轻地吻了我的唇,旋即又离开了。他的唇温润干净,我感到一阵阵晕眩。如果不是他拥住了我,我恐怕就要跌倒了。

我永远都记得,浩然吻我的那天,是在和风细雨的山间,我永远都记得,初吻的味道,是馨香潮湿的。只此一吻,足可销魂。

第二次是浩然和家人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矛盾,他喝酒了,心里很难过。这个让我觉得宽厚温暖的男子,第一次让我看到了他的脆弱。他把我拥在怀里,向我诉说着他所有的悲哀,他的身体竟在微微发抖,他说:“芜儿,只有你能理解我,只有你是知道我的。”他吻着我,带着微微的酒气,我紧紧拥抱着他,想给予他足够的安慰与温暖,我说:“然,我会一辈子支持你。”

第三次是我主动吻他的。那天他与人打架,眼睛肿了,我看着又生气又心疼,终究是心疼多一些。看着他的样子,我哭了,边哭边说:“然,以后别和人家打架了。”我轻吻着他的唇、他的伤口,真希望能消除他所有的疼痛。

和浩然的种种,都让我终身难忘,而这三个吻,注定会在我的生命中留下特别的痕迹,永远散发着初恋独有的香甜和青涩味道。

别在无可奈何中

浩然对我的体贴无以复加,还记得我第一次去他家吃饭,从来没有炒过菜的他第一次下了厨。我有些羞涩,他就坐在我身旁,一个劲地给我夹菜。最后我吃不下了,他竟很自然地把我的剩饭吃了。那一刻,我觉得他已经把我当成了自己的人。

我们出去和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他总是有几分自豪地把我介绍给他的每个朋友,而且从不避讳,当着很多人的面为我布菜,从他的眉眼中、言语中,我感觉得到他真的很疼很疼我。

我和浩然的感情日益增长,我觉得是该把他介绍给家人的时候了。但在他去我家之前,我把和浩然相爱的事告诉了家人。没想到,父母亲坚决不同意,他们觉得浩然不仅比我大很多,而且还离过婚,说什么我都不能找这样的人。父亲的态度更是坚决,他甚至放出话来:“如果你和他继续交往下去,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

那段时间,我很矛盾,压力很大,心情糟到了极点。一方面,是生我养我的父母,另一方面,是我深爱的恋人,这两方面我都难以割舍。无奈之下,我只能选择了父母。

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的心痛到了极点,我流着泪把这个决定告诉了浩然,浩然很痛苦,他不理解我为什么这样做。他说:“你根本就是不想和我在一起,如果想和我在一起的话,就不会在乎父母的反对!”可是,事实上我是真的深爱着他,不然我做出决定的时候也不会这么痛苦。我想和浩然在一起,但是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而让父母痛苦啊!因为一直以来,我在家里都是个乖乖女。浩然对我固然是情深意重,父母更是对我恩重如山,我无法背弃父母,只能无奈地选择辜负浩然。

我和浩然就这样分开了。

或许是为了愈合这段情伤,不久浩然去了外地工作,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分开以后,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我知道这样不应该,却总管不住自己,经常给他发短信。虽然浩然总会给我回,但是无论聊了多少,心头的怅惘失落却是如何都挥之不去的。

存在真情岁月里

和浩然分手后 ,很长时间我真的不敢上街,不敢再去看山看水。每当看到双双对对的人儿从我身边走过,我的心口就一阵阵地疼。那些曾经留下过我们的足迹与欢笑的地方,都成了一触即痛的所在。看到这些人、这些景色,只会让我愈加神伤。

大概是分手两三个月的时候,浩然给我发来短信,说他找了个女朋友,还说和她很谈得来,想认真处下去。看到这条短信,我的心痛得都要死掉了。我把自己关在屋里,大哭了一场,我知道我还深爱着他,这段感情我无论如何都是放不下的,可是我又注定不能和他在一起,他注定是我无法企及的幸福。

经过痛苦的挣扎,我终于暗下决心,我想,既然我无法给他爱,只要有人爱他,不是也很好吗?如果他真的有女朋友了,我应该祝福他。哪怕这祝福注定要以心痛为代价。

开心需要人分享,痛苦总要寻求出口,从那时开始,我拿起了笔开始写日记,把每天的泪,每天的思念和祝福,在日记里尽情宣泄:

“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只要他幸福就好了,不一定要有结果……”“如果他结婚了,我多希望能参加他的婚礼,我要看到他是幸福的……”

浩然是我至今唯一爱过的人,今后也可能永远我都不会爱上别人了。谢谢他给了我梦幻般美丽的初恋,那将是值得我一生咀嚼的甜蜜和青涩。到现在为止,我仍无法停止爱他,无法平复失去他的心痛,可是既然选择了放弃,就只能坚持这个决定。

我只希望就算他有了女朋友,也能把我当成他最知心的朋友,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奢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