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趣朝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数码老大走人、产品被撤,Google ATAP 部门已经丧失了它的文化与使命
老大走人、产品被撤,Google ATAP 部门已经丧失了它的文化与使命
2022-09-14

在约三年前,Google 最知名的高管之一 Regina Dugan 在公司的开发者大会上宣称,她将领导一个秘密的硬件部门打造不一样的未来。她说,“你会看到一小撮江洋大盗完成史诗般的壮举”,并且声称正在开发十多种令人兴奋的产品,而且团队的执行效率极高。

这个部门就是 Google 的先进技术和产品部门 ATAP。但如今,Regina Dugan 已经离开 Google 去到了 Facebook,她旗下的成员进展有限,完全无法和当时的设想相比。据外媒 BI 报道,该部门的使命、文化和精神已与之前大不一样。一名与 ATAP 有关的人说:“我们不再是江洋大盗了。”

BI 的报道称,ATAP 现在更像是一个专门开发可即刻面市的产品的部门,而不是关于梦想与前沿。里面的工程师和软件开发者也与 Google 消费硬件部门的销售和营销人员合作紧密。而项目选择和预算报批,也主要靠商业潜力证明。

≥称,ATAP 的日常运营现在由 Dan Kaufman 负责,他的行事风格更为低调。以前这一部门直接向 CEO Sundar Pichai 汇报,现在则隔了一层,向硬件部门主管 Rick Osterloh 汇报。Alphabet 的 CFO Ruth Porat 也给这一部门带来了诸多限制。

ATAP 的变化反映出 Google 希望在创新和财务规划上取得平衡。很多天马行空的项目已经分拆成独立的公司,由 Alphabet 管理,Google 则主要专注于其核心业务。对 ATAP 来说,这也意味着要让自己融入到 Google 的硬件团队之中,其中主要包括手机、电视棒等产品。

不过虽然新项目的批准不如以前那么简单,而且一部分成员追随 Dugan 去了 Facebook,但 ATAP 仍有不少令人期待的新产品。而据 BI 报道,部门的士气依然很降。

其中一个秘密项目是基于 “情感计算” 的手持设备。情感计算主要关注那些能理解人类情感,并以此做出反应的产品。据称,这一项目类似于智能手机,但没有屏幕。不过也有人对它并无热情,并把它比作 Kickstarter 项目。

而下半年,ATAP 还计划发现一款智能外套 Jacquard,在衣服表面滑动就能控制手机。这款与 Levi"s 合作的外套价值 350 美元,会是 ATAP 部门第一个真正成型的产品,虽然它原本是要在今年春季发布的。

除了项目进展,更主要的是 ATAT 的风格变化。在上周的 Google I/O 开发者大会上,ATAP 没有自己的展示环节,这与前两年不同。

新的 ATAP 领导层似乎决定将项目保持低调,直到有信心面市。据 BI 的消息,去年曾有至少有一个新的 ATAP 项目准备对外公开,但是随着 Dugan 的离去和 Kaufman 和 Osterloh 的上台,最终被压下来了。

Osterloh 不想让外界被一些新项目所误导,也不想让公众对可能永远不会问世的项目过于兴奋,他只想让外界关注消费硬件部门的主流产品。Kaufman 也对过早的宣传不感兴趣,他对部门的要求是专注手头的工作,不过也对不少新项目开了绿灯。

总体来说,ATAP 仍有新项目,但想保持低调了。

去年 ATAP 调的项目之一 Ara 模块化手机,但在预计发布的前不久,被 Osterloh 终止了,而当时 Google 甚至已经有了营销计划,宣传材料也准备好了。

Ara 是一款模块化手机,可让用户不用换整机,而是更换新的相机、处理器和传感器等部件,以模块的方式更新设备。大多数人可能一两年就换一部手机,但 Ara 手机被设计为可持续用五年,而且是逐步更新。但 Ara 是一个非常昂贵的项目,而且与 Google 的 Pixel 手机直接冲突。Google 曾表示可以利用 Ara 所开发的技术应用于其他设备,但自那后一直没有成果出来。

ATAP 比较成功的项目是 Project Tango,它能让手机和平板感知 3D 空间,如今它已经成了 Android 的一部分,并且在上周的 I/O 开发者大会上有所展示。同样较为成功的,还有一个可以检测充血性心力衰竭的传感器的项目,最后并入了 Alphabet 的生命科学公司 Verily。

其它项目还有 Project Soli,用微型雷达检测手势,以此控制设备。

Vault 则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 SD 卡,不过有 4GB 的存储空间,拥有 ARM 处理器,能运行专为隐私和安全设计的 ARTOS 操作系统,甚至内置 NFC 芯片和天线,它内置的加密服务可以增强数据安全性。

去年雷锋网也曾报道,ATAP 在 Pokémon GO 成功后,还在开发移动社交游戏。

如今看来,ATAP 中的这些项目仍然存活的可能已经很少了,如果不能眷成为产品,最好的结果也是为现有的系统和硬件产品提供支持了。